媒体报道


《YaYa时代秀》精彩节目 “丫丫谐趣访问投资界大佬”

10月28日YaYa时代秀迎来了一位风投界的大咖,他就是深圳同创伟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郑伟鹤先生。一般大家印象中的商业大佬做客访谈节目,如果不是创业投资者的内行人看来绝对是被一堆听不懂的词汇充斥的大脑,感觉很无趣。但是大家别忘了,我们的主持人可是号称思维奇特跳跃,每次用妙语连珠把嘉宾直接赶鸭子上架的丫丫老板娘。面对如此犀利的访谈节目,我们郑总会作何反应呢,那就仔细收看以下的节目吧!



丫丫:介绍一下我们今天的这位嘉宾,首先我觉得最值得骄傲的,他是我们芜湖人,因为芜湖人在深圳特别少,因为我们大部分要发展都去上海了,因为是在那一带嘛。但是来到深圳能留下的呢,基本上都是优秀中的优秀,什么公鸡中的战斗鸡,我算是母鸭中的战斗鸭。我们隆重介绍一下来自深圳同创伟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郑伟鹤先生。


郑伟鹤:听众朋友们,晚上好!很荣幸和大家在这里做一个交流。


丫丫:虽然说他说的很严肃这种感觉,好像做报告一样,但是他的口音呢让我觉得特别像我老家的舅舅之类的,那就是大家好,很有那种芜湖范。所以今天晚上,我为什么说在采访他之前要把热线说出来?就是如果说你是一个想要投资的人或者是你的公司,你觉得我想要融资,那今天呢,有这样一个,应该说业内非常牛的大佬坐坐镇我们的直播室,大家是有机会可以和他沟通的,就不用像那样塞名片了。

我们在这里说一下,我先问一下,郑总、郑董还是伟鹤哥,您觉得我怎么称呼您您比较舒服呢?


郑伟鹤:都可以啊。


丫丫:千万不要随便啊,随便辈分马上就差了,鹤总好了,鹤总比较亲切。鹤总原来是律师,是吧?


郑伟鹤:对,做过律师。


丫丫:学律师,然后也是学者,股票操盘手,投资公司董事长,这么多的身份,对于金融和投资呢,我们鹤总似乎具有天生的敏感,那这是您介绍当中写的,请问是怎样一种敏感呢?敏感成什么样子?举个例子说明一下。


郑伟鹤:应该说所谓的敏感是一个爱好吧,因为我们来深圳还是抱着一个打天下或者说挣第一桶金的想法过来的。所谓敏感就是希望能挣点钱,然后回去读读书,做做老师,当时就抱着这么一个想法。


丫丫:抱着一种小农思想来到深圳,结果一不小心,做大了,是吧?您现在有压力吗?就是做大以后,比如一不小心,我怎么就成了这样一个人物。那从这种角度来讲,您会不会觉得有一种,原来您的想法是赚点钱回家当老师、学者就够了,下海捞一笔。然后现在有一种下不了台的感觉了,您得一直做下去,就是您这种心态是转折,你是怎么想的?


郑伟鹤:我当时来深圳差不多90年12月份第一次来深圳,到现在已经快接近25年的时间了,这个过程实际上变化也很快了,随着这个城市的成长在不断的发展中。包括每个人的变化在这个城市里都像飞扬九天似的一路飞扬,一路变化。

深圳,确实是一个让人愿意到这里奋斗的地方。


丫丫:我觉得那句话就成了废话,就是来了深圳后悔吗?有没有过遗憾的地方?就因为人生啦,总是有得就必有失,您在事业上,用您的话是很顺利的,很快就达到了一定的境界,那你觉得有没有失去过什么?


郑伟鹤:应该在深圳,实际上在深圳待了20多年,我觉得其实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希望能在国外再经历一段时间,可能对人生更加完整。


丫丫:也是希望留学,没有机会留是吧?


郑伟鹤:不简简单单留学了,比如在国外做访问学者或者什么之类的。我觉得我们尤其是有一批,像我来深圳的时候,万科的郁亮包括松禾的厉伟,都跟我们差不多一批人,我们一直在深圳,扎根在深圳,跟着深圳在成长。我觉得这个过程的话,实际上应该说心心相印,甚至叫共荣辱,呼吸都连在一起了,确确实实就是说离不开深圳。这么多年,尤其20多年来,都没有很长的时间离开深圳。包括我前段时间在飞机上碰到郁亮,因为我自己做过万科的律师嘛,万科很早了,就是三五千万利润的时候做过它的律师,它现在已经上百亿的利润了。在这个过程中的话,我确实能感受到我们这些来了20多年来深圳的这些所谓的创业者,我觉得其实依旧年轻,我认为,假如用老男人的话来讲。


丫丫:本来就年轻,老男人现在是个褒义词,都有价值啊。


郑伟鹤:尤其是郁亮,他最近跑马拉松,厉伟也在跑马拉松,每个人用每个人的方式在追求一种,哪怕精神上、身体上的一种年轻或者是创新。


丫丫:超越。


郑伟鹤:不一样,超越,我觉得这实际上也是深圳精神吧。


丫丫:您是2000年开始炒股,为此也建造了媲美公募基金经理的投资模型,是吧?这是介绍当中所提到,做创投不但挺过了寒冬,而且还成为业界有名的伯乐,在充满狼性的深圳创投界,我们这个鹤总就像是一个德州扑克的高手。其实我只会玩21点,德州扑克我还真没玩过,您玩的挺好的是吧?


郑伟鹤:我们来深圳一开始玩的是锄大地。


丫丫:斗地主什么的?


郑伟鹤:对。


丫丫:德州扑克的玩法是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样,是吧?


郑伟鹤:德州扑克的玩法,就是有的时候还是要敢赌吧。


丫丫:所以我想问了,刚才说的充满狼性的深圳的创投界,我在深圳待了10年,虽然我没有涉及太多的商业。但是我感觉到深圳是一个金钱满天飞,然后空中时时飞着热钱,然后项目好像一个接一个。那为什么叫充满狼性?您又是怎么在这个狼窝里面保持你的这种“德州冷面杀手”的角色呢?


郑伟鹤:充满狼性,你知不知道狼的一个特点就是合作性非常好,它有团队精神。深圳的创投的话,它实际上还是大家比较能够抱团的,比如我们跟创新投、达成、松禾、东方富海都有很多的合作,在这方面的话,确确实实彼此之间大家既是合作伙伴,也有一些竞争,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一个关系吧。


丫丫:咱们同创伟业创始人、董事长、南海成长系列基金的执行合伙人,中国创业投资协会的副会长。您看这个身份非常多。他还是全国首批证券律师,曾经担任13年合伙人律师,我相信您创投的理念、经验可能都是从那个开始积累的。


郑伟鹤:做律师,刚才说了,我应该很早就在深圳做证券律师,之前还在深交所工作过一段时间。比方说发展、万科我都做过他们的法律顾问,那时候也就26、27,27、28岁吧,那段经历其实还是蛮自豪的。


丫丫:看到他们整个的爆发和成长的过程。


郑伟鹤:包括类似于平安集团这些很多公司他们的成长。


丫丫:有60多个公司上市再融资项目的法律顾问都是您参与的。


郑伟鹤:比方说西藏第一家上市公司的西藏明珠,包括广汇的孙广信的广汇,他当时上市的时候叫广汇石材,包括内蒙的天然碱,包括甘肃的兰州蓝星清晰等等了,确确实实,从西北到东部,全国各地走了很多地方,也确确实实为中国的资本市场的建设我觉得做了一些事吧。


郑伟鹤:在投资商有这个说法了,一个叫猎手还有一个叫农夫,应该说实际上投资还是需要有眼光的,因为你的子弹是有限的,你的机会也是有限的,但是坦率的说,我们和企业之间的关系不是猎人或者说猎物的关系,实际上很多还是合作者的关系。我们叫同创伟业,这中间确确实实在选择合作伙伴的过程中确实需要眼光,确实需要有合作精神,这点的话,我觉得非常重要,当然还有一点,有的时候要有一个农夫的心态来。


丫丫:耕种。


郑伟鹤:耕种、播种这种,甚至是教育工作者的心态去培育他、辅导他,能跟他同风雨、共患难,有这么一个心态的话,你才能经历。因为现在每个成功的项目可能都会经历蛮长的时间吧,有些时候,有一句话叫伟大是熬出来的,你确确实实要熬得住,挺得住,而且要有一个不怕输的精神吧。实际上有的时候,我们说硅谷鼓励失败,就包括我们的被投企业,我们也不是说一定要他来给我们说交一个非常满意的答案。但是在这方面只要他努力了,只要他能够。


丫丫:您还有一颗慈善的心啊,只要他努力了,我们就投点嘛,鼓励一下他。


郑伟鹤:做投资的话一定要有公益或者慈善的心态,因为你本身来讲的话,他是一个商业,但是是一个生意,但也不全是一个生意,你一定要有一个这样的胸怀,你才能收获的更多。


丫丫:如果眼睛只盯着老是要赚钱的话,你心态可能会非常焦虑。


郑伟鹤:对。


丫丫:您投的公司当中有很多已经是做的非常棒的?


郑伟鹤:对呀,比如我们深圳的欧菲光、世联地产,现在叫世联行。


丫丫:都是您投的。


郑伟鹤:格林美、乐视网、博彦科技。


丫丫:乐视网也是您投的?


郑伟鹤:对。


丫丫:我特别想替大家问一个问题,那这样您是不是很有钱啊?看这个问题你怎么回答,要说实话,不能讲虚伪的话,但是呢,看你怎么回答,大家问,那你是不是很有钱呀?


郑伟鹤:财富自由肯定是达到了,希望多做一些事情。


丫丫:更加自由。


郑伟鹤:帮助一些创业者,其实每个人的的财富都是有限的,即便你是世界首富,你的财富也是有限的。


丫丫:你这不能跟全世界比呀,是不是?


郑伟鹤:关键有一颗公益或者慈善的心或者创新的心来做一些事情。这个的话,我觉得这比什么财富都更有价值。


丫丫:一旦涉及到有一颗公益、慈善的心的时候,大家就知道这个人有多有钱了。说的好俗气,但是确确实实,我觉得有钱这个是不难的,但是你要是想做到帮别人也有钱,我觉得这个就是难的了。有的人只关注自己,但是有的人在自己成功的时候还帮助别人成功,然后自己就更成功了。这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这样我都愿意做投资了,是不是。接下来我们来接听各位创业者的电话,自己做投资的人应该不会来问问题,好像有点奇怪。


郑伟鹤:欢迎同行提问。


丫丫:同行要给您提问,你怎么做的?把你的机密告诉我,一般投什么企业,你一说马上。我们看看第一位。你好,吕先生。


吕先生:郑总,你好。


郑伟鹤:你好。


丫丫:对郑总久仰大名啊。


吕先生:久仰大名。其实我也是一位正在创业,苦逼创业中的创业者吧。


丫丫:说话请注意文明词。


吕先生:就简单介绍一下,我们主要是做最近比较火的智能硬件、智能穿戴这个领域的创业者,也是软硬结合的项目。所以我也想问一下郑总,因为这个行业是去年才刚刚兴起,我也想问一下郑总对这个行业的一些看法。从投资的角度,您觉得这会不会未来的方向,还能够走多远这个领域?


丫丫:听听看我们的听众多么的高大上,这个问题是相当的专业。来,鹤总回答一下。


郑伟鹤:我觉得深圳的硬件创业环境包括软件创业环境都非常好,原来我们说深圳是三寨之都,SZ就是三寨嘛。但是现在深圳变成了硬件之都,包括和雷锋网也有很多的合作,包括我们深圳,比方说奋达股份类似这样的很多公司,包括漫步者,有很多上市公司在这方面,我们不是说创业成功,已经有很多成功的案例了。我相信的话,像最近的M7确确实实就是软硬件合作的典范了。我觉得这里机会非常多,围绕着手机、智能电视,围绕着可穿戴设备,大量的这种创业的机会,而且就在我们的身边,我们也投了这类蛮多的项目,也希望你把我好你的创业方向,组织好你的团队,在关键的时候能吸引部分的资金。祝你创业成功!


丫丫:这个回答好官方哦。


吕先生:我还能问第二个问题吗?


丫丫:你愿意投我吗?这个问题。


吕先生:能问吗?


丫丫:能。


吕先生:我就是想问一下郑总,在看了这么多的智能硬件的项目里面,其中你们最看重的是哪方面呢?哪个因素决定你们投还是不投?


郑伟鹤:智能硬件肯定是手机是最好的了,我当时错过了一个机会,就投小米的机会。


丫丫:所以雷军来深圳都不理他,你知道吧?这个时候找我,你这个时候想我吃饭,我才不跟你吃呢?不好意思。


郑伟鹤:当然最近我送了别人很多礼物,类似于华为的M7了,对,我们也为这个成绩骄傲嘛。我们觉得华为有可能能取代三星,我给华为做个广告。


丫丫:你要投华为啊?


郑伟鹤:不是投华为,就类似于这样的这种,我们比较看好手机和手机有关的零部件。包括我们投的欧菲光,当时我们在06年投资它的时候,当时手机还是键盘为主,现在是转换到触摸屏,应该说欧菲光的成功就是从键盘,其实原来是做红外截止滤光片,后面的话做到触摸屏,这块的转化也很多。包括我们在深圳投了一个叫发斯特的项目,是做铝合金的,包括给华为、小米、联想供货,这块来讲,智能硬件当然有很多的部件,也有很多的成品。我不知道你做哪块的。


吕先生:手机现在相对来说会不会已经比较饱和呢?就是创业的机会会少一点嘛,你会不会这样认为?像小米这样子或者垂直手机这样子的模式可能已经创业机会少了,反而是其他形态的周边的硬件、配件这样子,就说它的差异化可以做的更好一点?


丫丫:基本上我已经听不懂了,但是你们说吧。基本上那个词条从我脑中过。


郑伟鹤:我最近也看见一个华为的可穿戴设备,可以做蓝牙的那个,我觉得非常不错,它可以记录你的运动、生理很多的,包括时间等等。所以这块来讲的话,我觉得还在不断的变化中。


吕先生:就还是观望?


郑伟鹤:我们也有参与吧,包括现在的我们说虚拟现实的相关的这些,有些东西。


吕先生:你们关注的还是科技的含量,这才是你们决定的主要因素?


郑伟鹤:我觉得科技是一部分,当然市场、团队还有产品的爆发力,包括我们说技术,都是我们关心的重点。


丫丫:这个节目已经被你们变得很沉闷了。


吕先生:不好意思!


丫丫:谢谢,谢谢这位创业者。希望你能够成功。你居然没有跟郑总问一句,你愿不愿意投我这个话,我真的是很敬佩你。


吕先生:我私下要联系方式。


丫丫:好,谢谢、谢谢!谢谢吕先生。您真的是什么行业都接触吗?


郑伟鹤:我的兴趣比较广泛嘛。


丫丫:您好,方先生,您等了这么久啊?


方先生:没关系,我感觉今天好像是老乡会。


丫丫:那是,好不容易逮着芜湖的杰出人物,我在这里要说一下。


方先生:是这样子,我们从事家用医疗,做医疗行业,主要是做家用医疗,公司是2010年底成立的,我们都是自筹资金,现在3、4年了。目前在产品这块做的还行,就是说有些朋友帮我们找风投什么东西的。


丫丫:什么叫什么东西?风投呀什么东西。


方先生:但是我对这块也不是很理解,什么时候风投能进来,因为我们自筹资金的,开始也筹的不大,600多万。我们假如现在找风投的话,股份啊怎么稀释啊,什么时候进入比较合理?


丫丫:我们芜湖县同胞可以,不是很多,600多万吧。我开始6万都没有。来,我们郑总回答一下他的问题。


郑伟鹤:应该说这位老乡还是选了一个非常好的行业,医疗行业,然后的话,你们还是有一定的本钱,我估计你2010年到现在应该已经形成一些收入了吧?


方先生:收入不高,现在目前一个月也就是30、40万的利润吧。


郑伟鹤:那你就自负盈亏了,这非常好。这类的项目,如果行业产品包括各个方面不错的话,我们还是很愿意和你们探讨、合作。我们投资的话,应该说从天使到A轮到后面的都有投吧,或者IPO都有投,宽度还是很大。


丫丫:好的、好的,我们要提高语速了,因为后面排队排的很厉害。谢谢这位芜湖县,你们是不是讲那种方言的。


郑伟鹤:你有兴趣的话可以跟我们公司的相关人联系或者上网也可以。


丫丫:张先生,你好。赶快加快语速,你只有半分钟时间陈述你的想法。



张先生:OK,郑伟鹤先生,久仰。我是做节能环保,做净化除雾霾的机器的,这块你们有没有兴趣投一下?





丫丫:你也太直接了吧。


郑伟鹤:好项目、好项目,对,有兴趣、有兴趣。


张先生:目前国内我是唯一一家从研发生产到销售的,我在深圳观澜高尔夫球场附近。


郑伟鹤:你们产品卖到哪里了?


张先生:目前北京、山西有销售,然后广东东莞这些地区都有销售。


郑伟鹤:给家庭用的还是?


张先生:家用的壁挂式清风净化机,在空气净化器的基础上加上内外的空气置换,说白墙上打两个洞,跟空调一样装墙上。


郑伟鹤:我最近看到小米也出这方面的东西,这类产品,包括我们投的一些项目他们也会有生产,主要是市场推广可能会有些,就是技术的话,很多企业都有独特的技术,但是市场推广比较有压力,因为这块你做一个产品存货各个方面都有有压力的。


张先生:是的,所以在这块我们面临一个选择,因为我们价格方面还是有一定优势,自主知识产权也是有的,但是现在的关键是认可度的问题。


郑伟鹤:因为现在这类产品比较多,如何突出你的特点让市场接受,然后让更多人了解,这可能是需要解决的。其实你可以通过类似于京东、360做一些众筹、电子商务的这种,特别的营销方式,也许是一个好的做法。


张先生:作为你来说,你在听到这个概念,以前的净化器是室内循环,不通风缺氧,如果现在把它像空调一样装墙上,打两个洞,一个管进、一个管出,进的话是新鲜空气进来,出是房间里的废气甲醛出去,中间加上过滤器,你觉得这个东西算是一个革命性的变革吗?


郑伟鹤:你这个打两个洞可能有点复杂,我估计房子一般情况下不容许打洞的,一般都是内部的净化,尤其是大家基本上办公室、家里,农村可能比较适合打洞。


丫丫:你属老鼠的吗?动不动就墙上打洞。好,谢谢,没时间了。不好意思。我们的节目相当高端、相当残酷的。好的,谢谢鹤总做客我们的节目。



文章来源:维系公众号: 丫丫秀